企業門戶 | 五金新聞 | 五金行情 | 五金企業 | 五金產品 | 五金商機| 五金品牌 | 五金會展
您好,歡迎來到五金網! 請登錄免費注冊加入
推動制造業高質量發展,農民工不可或缺
http://www.eymdru.live 2019-06-05 10:51:47 第一財經

  制造業是立國之本、強國之基。2018年年底召開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在部署2019年經濟工作重點任務時,將“推動制造業高質量發展”擺在首位,其重要性由此可見一斑。推動制造業高質量發展,一個重要方面就是要讓大量從事制造業的農民工轉變為穩定的產業工人。

  制造業留不住農民工的狀況尚未得到根本改觀

  制造業是農民工就業集中度最高的行業,國家統計局前不久發布的《2018年農民工監測調查報告》(下稱《報告》)顯示,從事制造業的農民工比重為27.9%,總量為8045.24萬人。雖然比重和總量依然最高,但持續下降趨勢明顯。在2011年,這兩個數字分別為36.0%和9100.08萬人。8年間比重下降了8.1個百分點,總量減少了1054.84萬人。而且,今年同比下降達2%,是最近6年降幅最大的一次。

  兩年前,筆者曾撰文《制造業靠什么留住農民工》(見2017年5月17日《第一財經日報》),提出制造業留不住農民工的原因有從事制造業農民工的工資過低、農民工整體變老以及制造業由于“大而不強”而過度依賴農民工“身體紅利”等。現在看,這些制約因素中有的已經有所改變。比如,從事制造業的農民工月均收入就有一定提高。2018年,制造業農民工月均收入為3732元,首次超過全部農民工月均收入,而且增速也位居各行業前列。

  不過,雖然從事制造業的農民工月均收入在穩步增加,但之于提升制造業對農民工吸引力的作用是有限的。因為,從實際情況看,“相對落差”的負向激勵效應,較之“絕對提高”的正向激勵作用更強。

  國家統計局5月14日發布的《2018年規模以上企業就業人員分崗位年平均工資情況》顯示:在將制造業崗位細分為中層及以上管理人員、專業技術人員、辦事人員和有關人員、社會生產服務和生活服務人員、生產制造及有關人員五大類中,生產制造及有關人員年平均工資最低且是唯一低于行業年平均工資的崗位類別。在這種收入差距下,主要在生產一線從事生產制造的農民工,很難對制造業有足夠的“黏性”。

  而且,由于制造業生產一線勞動強度大且工作枯燥單調,對體力和精力要求高,年齡的變化對制造業能否留住農民工更具實質性影響。現實是,近年來農民工平均年齡不斷提高,2018年首次超過40歲,達到40.2歲,特別是50歲以上農民工所占比重為22.4%,近5年呈逐年提高趨勢。

  加之隨著新生代農民工占比已過半數并且逐步提高,他們渴望更加自由寬松的工作環境,因而也更傾向于在第三產業而非第二產業中的制造業就業。《報告》也證實了這一點:2018年從事第三產業的農民工占比首次過半,達到50.5%。

  推動制造業高質量發展急需穩定就業的農民工

  雖然我國早已成為世界制造業第一大國,但是制造業總體上仍處于全球價值鏈中低端,大而不強的問題依然突出。更為嚴峻的是,我國目前仍處于工業化發展階段,卻已出現制造業占經濟比重過早過快下降的苗頭。

  不過,危中有機,制造業面臨的問題,恰恰是其化危為機的動力。目前我國制造業中傳統產業占比超過80%,而且2018年我國高技術制造業增加值僅占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的13.9%,這些狀況決定了制造業轉型升級具有巨大的空間和無窮的潛力。

  由此可見,推動制造業高質量發展,關鍵是盡快實現轉型升級,而這要靠大量的高素質產業工人作為支撐。那么,從事制造業的農民工是不是產業工人?答案無疑是肯定的。2004年中央一號文件《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促進農民增加收入若干政策的意見》首次提出,“進城就業的農民工已經成為產業工人的重要組成部分”。2014年,國務院印發的《關于進一步做好農民工服務工作的意見》進一步明確,“農民工已成為產業工人的主體”。2017年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第三十二次會議審議通過《新時期產業工人隊伍建設改革方案》后,有關方面負責人在接受采訪時稱,我國產業工人有2億左右,其中近八成集中在制造業和建筑業,農民工占六成左右。

  值得注意的是,雖然農民工已成為產業工人的主體,但是離制造業高質量發展所要求的高素質產業工人還有一定差距,其中最大的風險隱患就是農民工作為產業工人的不穩定性。農民工最大的特點是“亦工亦農”,即身份可以在產業工人和農民之間切換。這樣做的好處是,農民工進退有據,在經濟形勢出現波動時,不太會成為不穩定因素,但從制造業高質量發展的角度講,這意味著農民工并非穩定就業的產業工人。

  之所以要強調農民工作為穩定就業的產業工人的重要性,是因為制造業高質量發展所需要的高素質的產業工人,必須有長時間的崗位積淀和持續性的技能提升。這就需要農民工就業具有穩定性,能夠安于和精于此行。

  而且,只有農民工就業穩定了,職業技能提升才具備可能性,企業也才可能有意愿對能夠長期留下的農民工進行人力資本投資。否則,面對頻繁跳槽和變換身份的農民工,企業一定更傾向于挖掘農民工當下的“身體紅利”而非長遠的“技能紅利”。

  從事制造業的農民工如何穩定就業

  首先,應加快推進農民工市民化,降低包括從事制造業農民工在內的全體農民工城市定居成本。《報告》中有一組對比數據頗能說明這一問題:在進城農民工中,38%認為自己是所居住城鎮的“本地人”,而已定居農民工中該比例為79.2%;從對所在城鎮的適應情況看,19.6%表示自己非常適應,而已定居農民工中該比例是34.8%。這組數據表明,進城農民工的城市認同感和就業穩定性,與其能否在城市定居直接正相關。那么,從公共服務、社會保障、子女教育等方面為進城農民工提供更為公平的待遇,是增加城市對從事制造業農民工吸引力的必然選擇。

  其次,應當穩步提高制造業農民工待遇水平。讓從事制造業的農民工在城市定居,只是其穩定就業的必要條件。因為,在城市定居的農民工,并不必然流向制造業,而是會不斷流向待遇更好的行業,這就要求制造業必須在待遇上有競爭力。

  但是,對于提高制造業農民工待遇水平,一直有一種擔憂,認為這會提升制造業成本,降低制造業競爭力。問題是,如果制造業的競爭力始終維系于低人工成本,那么轉型升級就是一句空話。制造業高質量發展的路徑應該是,從業人員待遇水平穩步提高,倒逼企業轉型升級,企業轉型升級又會為提高從業人員待遇水平提供更大空間,從而形成一種良性互動。

  再次,還應當加大制造業農民工職業技能培訓力度。今年以來,在國家層面,提升職業技能的政策導向更加鮮明。今年政府工作報告提出,“我們要以現代職業教育的大改革大發展,加快培養國家發展急需的各類技術技能人才,讓更多青年憑借一技之長實現人生價值。”5月18日,國務院辦公廳印發《職業技能提升行動方案(2019~2021年)》,提出到2021年底技能勞動者占就業人員總量的比例達到25%以上,高技能人才占技能勞動者的比例達到30%以上,明確了要面向農村轉移就業勞動者特別是新生代農民工等重點就業群體開展職業技能提升培訓和創業培訓。

  落實這些政策,尤其應加大對制造業農民工的職業技能培訓力度,最大限度降低他們掌握技能、增長本領的成本,讓越來越多的農民工能夠掌握技能、愿意掌握技能,可以靠技能立身。

  一言以蔽之,只有讓制造業農民工真正感受到從事制造業有尊嚴、有保障、有奔頭,他們才能真正在這一行沉潛下來、精研技藝,為推動制造業高質量發展提供人才支撐。

  (作者系農民工問題研究者)

文章關鍵字:

在線
客服

在線客服服務時間:8:00-17:00

客服
熱線

024-83959308
網站服務熱線

生意
名片

微營銷
擁有自己的手機名片

辽宁快乐12开奖走势图